手机版
您的当前位置: 高得文章网-分享知识 > yabo88亚博体育app下载地址 > 薄一波的部队_薄一波的部下都有谁

薄一波的部队_薄一波的部下都有谁

来源:yabo88亚博体育app下载地址 时间:2019-07-30 点击:
薄一波的部下都有谁

yabo88亚博体育app下载地址:薄一波的部下都有谁?薄一波(1908—2007),原名薄书存,山西定襄县蒋村人。1925年入党,曾在山西,天津等地从事兵运等工作,3次入狱。1946年起,担任军队领导工作。建国后,历任华北局第1书记,军区政委,财政部部长,国务院第3办公室主任,国家建设委员会主任,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等职。

薄一波的部下都有谁

陈赓、安子文

1942年11月开始,薄一波和陈赓、安子文等同志共同领导了历时两年半的沁源围困战,粉碎了日寇妄图摧毁太岳根据地的阴谋,将敌人赶出沁源,被延安《解放日报》称为“敌后抗战中的模范典型之一

1940年,太岳军区决死第一纵队领导人:

薄一波任司令,

李成芳(参谋长),1955年中将军衔,获二级八一勋章、一级独立自由勋章、一级解放勋章

周仲英(政治部主任)、1947年7月第八纵队,周仲英为副政委、第十八兵团军副政委

刘有光(政治部副主任),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。曾获二级独立自由勋章、一级解放勋章

薄一波

人物简介

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,伟大的共产主义战士,杰出的无产阶级革命家,我党经济工作的卓越领导人,中国共产党第七届、八届、十一届中央委员,第八届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,国务院原副总理,原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常务副主任薄一波同志,因病医治无效,于2007年1月15日20时30分在北京逝世,享年99岁。

薄一波同志的一生,是战斗的一生,光辉的一生,是为党和人民的事业孜孜以求、不断探索、不懈奋斗的一生。他具有坚定的共产主义理想和信念,善于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实际情况相结合,创造性地开展工作。他具有高超的领导艺术,具有独立地开创新局面的胆略和才干。他善于团结各种革命力量与各方面的同志、各种同盟者一起工作。他一贯维护中央领导,以党和国家利益为重,坚持原则,顾全大局,严于律己,宽以待人,维护团结,遵守纪律,光明磊落,谦虚谨慎,廉洁奉公。他作风务实,细致勤勉,密切联系群众。他尊重知识、尊重人才。在80多年的革命生涯中,他矢志不移、坚忍不拔、荣辱不惊,为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的独立解放,为社会主义革命、建设和改革开放事业,尽心竭力,鞠躬尽瘁,建立了不可磨灭的历史功绩。他的卓着功勋和崇高品格,受到全党和全国人民的敬重和爱戴。

范郁文(公元1909~1939年),山西阳高人,着名抗日烈士。范郁文因家庭贫困,1926年高小毕业后,就到内蒙兴和县当小店员。撰写、发表了一批研究农村经济,揭露地主阶级对农民残酷剥削压榨的文章。1934年初,范郁文被推荐为县立图书馆馆长。聘请挚友任达之为馆员。利用县图书馆这块阵地,办讲演会,出墙报,组织街头演出,积极宣传抗日救亡的革命思想,把图书馆变成全县政治、文化活动中心。1937年6月,山西牺盟总会派张孝忠、秦述尧到阳高任特派员时,范郁文加入牺盟会。与任达之一起发起组织“读书会”、“抗敌救援会”,积极开展抗日救亡活动。1937年9月,阳高城沦陷,他也失了业。1938年6月,察绥游击军挺进阳高北山活动。范郁文率先报名入伍。不久,加入中国共产党,先后担任五支队政治处组织科长兼支部书记,察绥游击军纵队政治部教育科长,政治处总务科长。1939年8月,范郁文因病在浑源南山三区熊沟村休养。11月11日,被白志沂(伪山西第十行政专员公署专员兼保安司令)、乔日成(应县伪军头目)的部队抓走。面对敌人的威胁利诱和严刑拷打,他坚贞不屈。11月15日晚,日伪军把他押到马牙寺村,用铡刀肢解杀害

蒙蔚,汉族,山西省平鲁县陶小峰村人,生于一八八二年,是我市着名的抗日烈士。少年曾在冯玉祥将军部下任军医官,‘七·七’事变后,日寇入侵平鲁,他变卖家产,自行组建起一支近百人的抗日自卫队,活动于平鲁、朔县、右玉和山阴县一带,配合八路军与日伪作战。一九三八年,这支百余人自卫队被编入八路军一二零师第六独立支队,他担任步兵二营五连连长,并兼任二营副官。一九四零年四月二十六日,在第九次反‘围剿’中,他率领五连掩护特委、专署及各群众团体突围,战斗中不幸头部中弹负伤,伤未痊愈便重返前线,被支队长刘华香(少将)称为‘抗日老英雄’。同年九月十六日,他随部队由乱道沟向榆岭村转移时,由于叛徒告密,次日黎明被日寇包围。在突围中,五十八岁的老连长身受日本兵‘穿胸的两刺刀’,壮烈牺牲。”

续范亭(1893.11-----1947.9),山西省崞县(今定襄县)西社村人。早年参加孙中山领导的同盟会。1911年辛亥革命时,任革命军山西远征队队长,后组织西北护国军,讨伐袁世凯。1925年前后任国民军第三军第二混成支队参谋长、第六混成旅长、国民军军政学校校长。 1931年“九一八”事变后,续范亭反对对日妥协,呼吁抗日。但国民党蒋介石政府顽固坚持“攘外必先安内”的方针,拒不纳谏。1935年,续范亭在南京拜谒中山陵时悲愤地写下《哭陵》一诗(赤膊条条任去留,丈夫于世何所求?窃恐民气摧残尽,愿把身躯易自由。),并在中山陵前剖腹自戕,要求抗日。他在《告民众书》中说:“余今已绝望,故捐此躯,愿同胞精诚团结,奋起杀敌。”续范亭的壮举,是对蒋介石不抵抗政策的有力揭露和抗议,激励了全国人民的抗日热情。 遇救不死的续范亭继续为抗日奔走。他赞同共产党停止内战,团结抗日的主张。1937年9月,续范亭任第二战区民族革命战争战地总动员委员会主任委员,与共产党人合作创建山西新军。1938年6月,由关向应,南汉宸介绍,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。1939年,他参与指挥反击国民党顽固派的战斗

薄一波和习仲勋关系 习仲勋薄一波不和

伟人毛泽东,慧眼视人,惜才爱将,但也是“金口玉言”,很少公开地赞扬和评价部下。可是有一个人算是例外,曾五次受到毛泽东的盛赞,这人就是习仲勋。习仲勋一生实海上求是,坚持原则,立场坚定,顾全大局,被毛泽东所赏识青睐,并在关键时期委以重任。那么是什么原由让习仲勋与毛泽东之间建立了这么一种特殊关系呢?其实,用一句话就可以概括,这就是“路遥知马力,日久见人心”。在漫长的革命岁月里,不同时期,都有毛泽东对习仲勋的不同评语。

习老为人谦虚谨慎,淡泊名利。他从领导岗位上退下来以后,很少在公开场合露面,只有两次例外,一次是在天安门城楼上参加建国五十周年庆祝大会,另一次是出席深圳特区成立二十周年纪念大会

1980年12月,习老调离广东到中央。这时广东改革开放先走一步的各项工作已经初步展开,经济建设,特别是外贸出口和对外经济技术交流发展较快。一些大的合资项目,如大亚湾核电站、广深珠高速公路、以补偿贸易方式同澳门合作在韶关扩建大型发电机组、向外资贷款建设珠江三角公路桥等,都在进行技术可行性论证或洽谈。此后广东的经济走上了蓬勃发展的道路。习老在调离之前,为广东要来了“先走一步”的政策,这是他为广东争取到的一把“尚方宝剑”。

参加开国大典时才36岁,50年后重登天安门城楼出席国庆盛典,了却了多年心愿

习老自上世纪九十年代初起,长期在深圳休息,没有回过北京。1999年9月28日到10月9日,习老应党中央的邀请,参加建国五十周年庆典,是他九年来第一次回京。

虽然多年身居南方,但习老始终关心着北京的改革开放和经济建设,这次应邀出席国庆大典,他显得非常兴奋。在来京之前,他就经常念叨着:“九七香港回归后,我没有应邀去香港;之后,作为十五大特邀代表,我请假没有出席。但九九年的五十年国庆大典,我一定要参加。一九四九年,我作为西北地区的领导人,参加了新中国的开国大典,登上了天安门城楼,与毛泽东、刘少奇、朱德、周恩来等第一代党和国家领导人,以及全国人民一起欢庆新中国的成立。五十年大庆,我要重登天安门城楼,亲眼看看新中国五十年的伟大成就。这是我多年的夙愿。”

1999年10月1日上午,习老穿了一身女儿桥桥特为他出席国庆大典而定做的灰色中山装,于9时30分准时到达天安门城楼。习老被安排在城楼最前面第一排西侧贵宾席,他的左边是黄华同志,右边是谷牧同志。庆祝大会10点准时开始,看着广场上声势浩大的阅兵部队、展示全国各地和各行各业丰硕成果的游行彩车,和热烈欢快的群众队伍,习老激动不已。他精神很好,多数时间一直站着,不时向游行队伍招手致意。我抓住机会,为习老拍了不少照片。

当天晚上,我征求习老意见,是否还出席国庆联欢晚会,习老兴致很高,表示要参加。晚上八点整,他在天安门城楼前面东侧的贵宾席前就座,观看联欢表演和礼花。后来因风大气温很低,经我们工作人员的再三劝说,习老才返回城楼大殿内休息。这时,习老让我向中办转达他对江泽民同志的感谢和问候。片刻之后,我们看到江泽民同志出现在大殿门口,他跨过门槛,快步走向习老,上前紧紧握着习老的手,说道:“习老您身体真好,几个活动都参加了。今晚天气这么冷,您也来了,连个围脖都没戴……您夫人身体可好?我让王冶平来看你们。”说着,江泽民同志招呼我和记者给他俩合影留念。

在随后的几天,习老游览了北京市容,故地重游了中南海,会见了前来看望他的中央领导同志,与老战友老同志叙旧,每天的日程安排得满满的,直到10月9日返回深圳。

1949年习老登上天安门城楼参加开国大典时才36岁,50年后的国庆盛典他重登天安门,可以说是了却了他多年的心愿。他的出席,在国内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。后来,习老常常提起,他对这次北京之行非常满意。

父子俩相隔25年先后担任党中央书记处书记,主持书记处日常工作,这在我党的历史上前所未有

习老对子女的教育更多的是“身教”,而非“言传”。他性格耿直,一辈子坚持真理不说假话,作风清廉,从不骄纵家人。习近平当福建省省长的时候,回家看望习老,都是毕恭毕敬站在一边,直到习老发话他才会坐下。前不久香港《大公报》的一篇文章评价习近平“平实低调,谦和大气”,这也是习家家风的体现。

上世纪五十年代,习老的夫人齐心在中央党校工作,离家很远,每天晚上下班回到家中都要八九点钟了,当时近平的弟弟远平还在哺乳期,没有一天不饿得嗷嗷大哭,但即使这样,习老也没为夫人换一个离家近一点的单位。后来,为了让齐心阿姨安心工作和学习,习老硬是让小女儿安安靠吃奶粉长大。

习家的孩子从小家教甚严,众所周知。用习近平的话说,“爸爸平生一贯崇尚节俭,有时几近苛刻”。孩子们的衣服从来就是哥哥姐姐穿旧了、穿小了,再给弟弟妹妹穿。有一次近平因为不肯穿姐姐桥桥的花衣裳急哭了,习老出面救急,用黑墨水把花衣裳花鞋子染黑了,再让他穿。

在齐心阿姨看来,近平的为人特别像他的父亲,有些事做得和习老简直如出一辙。那年,近平离开中央军委,主动到河北正定工作不久,有次出差,坐的是火车硬座。途中,忽听有人在车厢里哭,原来是一对逃票的姐妹被逮着了。两姐妹说是去找父亲,实在没钱买票。近平听了,一下子就想起自己“文革”中孤苦一人异地漂泊的日子。他看那两姐妹年纪很小,穿得也很破,不像撒谎的样子,于是就主动掏钱为她们补了票。两个小姑娘非要近平留下地址,说找到父亲就来还钱。近平推脱不过,就留了地址。后来,这两个小姑娘还真拿着钱找来了,一看近平是县委书记,很紧张,近平赶紧好言安慰,最后不仅没要她们的车票钱,还又给了她们一笔回家的路费。

早在1939年习老主政陕北根据地时,某些老同志中曾有一种议论,说是“陕北救了中央”,习老听到后立刻严正指出:“这句话应该倒过来,是中央救了陕北。”在摆正位置、处理好与中央的关系方面,习近平完全秉承了父亲的优良传统,始终与中央保持高度一致,作风务实,不喜欢发表政治宣言。

如今,父子俩相隔25年先后担任党中央的书记处书记,主持书记处的日常工作,这在我党的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。

习老的晚年生活平静安详,保持着每天读书看报的习惯,他还特别喜欢听秦腔,兴致浓时自己也吼上几句,他是陕北人嘛。现在,他的骨灰已按照他的遗愿,安放在家乡陕西省富平县—那片他所热爱并抛洒过热血的黄土地。

推荐内容

高得文章网-分享知识 www.gdlsz.com

Copyright ? 2002-2018 . 高得文章网-分享知识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15900号

Top